落定尘埃

有事tx敲我啦

国士无双大概还有十几二十本左右,但是某宝一直吞……我好懒不想再重新弄了,所以想购买直接找我吧,就这样↓
3059932602
我清理了一下空间,就留了一个试阅

武云。不知念。he

『武云·不知念』

启·云梦执笔

是严节。

不似那说书人家画本,寻不得东君催花雨,觅不清斗攒芰荷香。望及,唯见这天际白絮纷扬,启唇不闻音,言语掩去雾气皑皑间,仅余笑靥似暖春。

那日踏入云梦便许下了“医者仁心”,手中灯盏是寒,严节更甚,细细刺痛似昭示,当谨记那简单四字。

——悬壶济世。

医者。

世人唯不拒,闻可展笑靥一抹,细想后便是敛去,余下温和笑意向世人,笑靥下心思不可言说,是称谓“入世”。

不过是俗世目光罢了……

指尖微凉细数白芷几钱,朱唇轻启轻语些许,几番确认方才将其置入纸袋,细绳是不可避免些许粗糙,摩挲着指节有些不适但也可忽视。

斜首将音色放柔,带着笑意将纸袋交予他人怀里,轻声叮咛几句便是离。指节下灯盏仍是凉,青铃叮铃随白靴落地清浅,这平坦地不可留痕迹。

医者?

呵,亦是仅为路人。

灯盏黯于夜幕,随其主人的身影一并了无,几许,便该是记不清这位医者面容,甚是名讳。

“ * * * 。”

是他日。

医者仍是浮萍漂摇,岁月散去,身侧灯盏光耀似是黯淡了几分。

木桌破旧,一壶清茶,实也不过是清水一杯落了一点叶片。敛眸轻抿,已是习惯了平淡甚是贫苦的时光。

无归浮萍又何需富贵一词?

阖眸细数昔日光景,这指尖是泡于药材间,染了洗不净苦味,灯盏终日弃置于身侧,怕是离舍弃不久。

离去之日门中师姐便是忧,这门下弟子竟是一身空无,性子亦随意。临去便被塞了一包事物,直至马车颠簸不适方忆起查看,算是意料之中。

铜钱,干粮,衣物。

……

下了马车已是脚步不稳,腹部不适感若翻江倒海……

收拾了自己已是夕阳余晖,阖眸轻笑转身,一间茶馆,那处一位伛偻老者唤住了这医者步伐。

一卦。

漠然收下那卦象,也是随性不闻那老者言语便将钱袋一并塞了去,提着灯盏便是离,是应了门中师姐的担忧。

那一卦,言……

嗳。

茶尽了,走罢。

足下白靴是素净若雪,惜,踏进这凡尘便是不可免的沾染上污秽。足尖轻点借力跃上磐石,溪边磐石攀附着些许青苔,足下有些不稳险些摔下。

幸,早已习惯了每日的高处驻足,小心落了足,瞥过这足尖尘埃,已是疲于清洗。灯盏置于身侧,明暗不定在白日下不得清晰,似是失了光。

医者曾捧着画本,指尖划过纸上人物面容,心间满怀着期望。

师姐是调笑问医者喜欢哪处门派。

“疏影横斜水清浅,暗香浮动月黄昏。”

医者小心合上画本,带着期许笑意回应她师姐,意料之中得到了师姐的“教育”,只仍是将画本珍藏,将那段故事深埋心间。

埋藏……

医者总是幻想着得到一位暗香的目光。惜,这路上人来人往,夹杂的暗香怕是不少,却没有一位为她而驻足。

她也是不恼,仍是安静坐于茶馆,清茶轻抿,耳畔侠侣故事几句,茶客间永远少不了各种杂事。

医者是笑,一如往日,笑靥面世。

平淡光阴几近磨尽了她眼中的光。

幸啊,那日。

是素节,金桂飘香落了叶,天微凉,指尖的茶确实灼热。身后茶馆小二献媚的声音响起便是昭示着一位侠士亦或恶人的莅临。

清晨尚未完全清晰的神志应着那声音转首,一袭白衣胜雪,早是知晓那武当弟子是修道之人,现今见其一身脱尘之姿,分明与茶客隔绝,与那画本之上姿态一般,甚是仙者般不可攀。

轻声唾弃。

全然不似画本所述般一见钟情,那医者面颊所展分明是不屑,甚是不喜,只若先前般微阖了双睑,唇齿间不慎落下一声。

“呵。”

想甚?

当是了无序章。

再见,这医者仍是随性,甚是跃上了鸡鸣寺塔顶,分明是佛门净地,也不怕那些僧人呼喊。是倦了这底下杂音,才启了眼睑,几步将落,却见一侧白衣一抹,微愣甚是没有扼住心间言语。

“武当哦……”

那人闻音回首,医者也是笑,便是看着那人脚下一滑止不住步伐直直落了下去。医者轻笑似是嘲讽,脚尖轻点跃下了塔顶,熟练的怕是令人心疼……

白靴落地起尘埃些许,抬首便见那武当弟子凌乱衣服染尘埃,心念着不愧是表面光鲜亮丽之人。

秉承着“医者仁心”教育,予那人落花一朵,笑靥依旧,言一声歉。

可言,这便是红线打结的地方。

灵蝶萦绕几番落武当弟子身上,散尽便是携走了伤痛,墨色落下斩尽敌者。医者仍是不喜那武当门派,心心念念着那光影间的一缕兰香。

终日的陪伴散尽医者淡然,不知何人何时燃了欢喜之意,一字一言许下了一世诺言,诺了,便是勿悔。

医者是早已忘了执灯之姿,然,见那墨剑落下,她轻笑,回首燃了灯盏,那光似是胜比初见。灵蝶萦绕,星屑落下轻诉欢喜,脚下步履清浅落下灵花万千。

那灯是照亮了夜幕。

——he——

我自己的
打了编号就别抱啦♡

名朋送人的
很抱歉不能抱
街头霸王,千年之狐,威尼斯狂欢,百里守约,貂蝉